首页 健康内容详情
职业陪诊是昙花一现还是未来风口

职业陪诊是昙花一现还是未来风口

分类:健康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职业陪诊要提前摸清医院各个科室在几楼、卫生间在哪、检查在哪做,让客户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就诊效率,还需要给客户提供一定的医疗专业服务。

---------------

你会线上下单请一个陌生人陪自己或亲人去医院就诊吗?

“我们的客户主要有这样几类:不能及时陪伴生病父母就诊的子女,孩子生病却因工作脱不开身的年轻父母,一个人去医院手术无人陪伴的独居青年……现在每天都有1-2单。”一年前,90后何依妍还是陕西省西安市某三甲医院的一名护士,因看好陪诊员这一新兴职业的发展前景,便辞职做了全职陪诊员,“公司在全国有近1000名兼职陪诊员,以拥有医院工作经验或医学背景的90后居多。”

作为新兴职业的一种,职业陪诊员为何受到年轻人的青睐?行业服务规范如何?是否人人都可胜任?近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针对这些问题采访了杭州、西安、济南、海口等地的青年职业陪诊员。

从兼职陪诊到创业

“一周平均有2-3单,陪诊半天收费200-300元,全天400-500元。”90后蒋丹兼职做职业陪诊员已近半年。大学毕业后,她就在浙江省杭州市一家医药公司做医药销售,经常出入市内各大医院。

“常常看到独自就诊的老年人操作不好医院智能化设备,最简单的挂号、取号都弄不明白,当时想着有专人来帮助他们就好了。”蒋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真正决定做职业陪诊员是因为父亲生病,而在哺乳期的她无法时刻陪伴就医。“当时就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真的有陪诊员这个职业,就和几个朋友商量着一起去做这个事。”

在正式做职业陪诊员前,蒋丹还咨询了一些三甲医院的医生。她说:“许多医生很希望有这样一个群体处于医院与家属、医生与患者之间,调和、解决双方需求。”

蒋丹解释道,由于病人量大,医生接待每一个病人的门诊时间是有限的,一些病患可能误解医生态度不好或是短时间内病患描述病情不到位没完全理解医嘱,从而导致医患矛盾产生,“我们不仅可以帮助患者在短时间内问清病情和治疗方案,也可以帮助医患促进相互理解”。

今年2月底,蒋丹和朋友们还拿到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病人陪护服务”,下一步她们将招聘IT专业大学生加入,开发线上下单的微信小程序。

同为90后的李彩万将职业陪诊员作为创业新选择。原先,李彩万是海南省海口市一家保险公司的理赔专员,常年与医院打交道的她也发现了老年人看病难、无人陪伴就医的现实需求。

“我觉得自己到了创业的年纪了。”2021年3月,李彩万正式成为一名灵活就业者,从最开始线下发传单到转战短视频推广,从接单陪诊到线上陪诊培训,从只接海口市订单到与其他省市的职业陪诊员“抱团取暖”,李彩万的创业路越拓越宽,招收学员近100人。“我目前的团队中有待业的宝妈、大学生、外卖跑腿员,大多是兼职,陪诊半天与全天的收费分别是150元、250元。”

和李彩万一样,郑刚每天的生活除了陪诊外,就是拍摄短视频或直播介绍陪诊员职业。在将职业陪诊员作为创业方向前,郑刚在山东省齐鲁医院旁经营一家日用品商店。

“看到太多异地就诊的病患看病成本太大,路费、住宿费、餐费都是不小的开支,一人生病全家请假陪诊的也有。年轻人找我们陪诊多半是一个人在外工作,不愿让亲人担心,也不愿麻烦朋友同事。”2019年,郑刚因脑部肿瘤住院了40多天,也正是这次生病让他发现,就医流程的繁杂及独自就诊的压力,于是他开始研究短视频,推广接单,还研发了微信小程序,上线排队挂号、代取结果、代办跑腿、病案到家、代问诊等服务。

“职业陪诊员只是不断涌现的众多新职业之一,针对人们看病求医的痛点,利用自身的专业技术、体力和时间,在提供服务满足社会需求的同时,增加了收入。”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就业创业研究室主任张丽宾表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新兴职业,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年轻人在求职就业方面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大胆的创新创业精神及积极服务社会就业创业的意识,“这与传统的职业观是不同的”。

,

新2手机网址www.22223388.com)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的新2手机网址、新2手机网址线路、新2手机网址登录网址、新2手机网址管理端、新2手机网址手机版登录网址、新2手机皇冠登录网址。

,

陪诊员不只是“跑腿”

“今早我陪一位腹部疼痛的90后年轻人去医院就诊,从诊前注意事项提示、准备防疫包、小板凳、毛毯,到门诊取号、就诊、预约检查、取检查结果,客户不需要跑一步,我们全程负责。”在李彩万看来,职业陪诊员属于生活服务类陪诊,相当于医院门诊的“跑腿”,“要提前摸清医院各个科室在几楼、卫生间在哪、检查在哪做,让客户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就诊效率。”

对此,优享陪诊App创始人卢定认为,职业陪诊员不仅仅只是“跑腿”,代替家属陪诊,“更需要给客户提供一定的医疗专业服务。”

卢定原本是一家企业的软件开发师。2020年年初,因看到职业陪诊巨大的市场需求,便和朋友创业,在不断的市场调研和实际陪诊服务中,将诊前取号、代办问诊、送取结果、代办买药、全程陪诊等病患就诊需求研发成App、小程序、派单系统等整套互联网产品。

“不论是何依妍这样的全职陪诊员,还是各地招募的兼职陪诊员,我们都严格要求必须是有专业医疗背景、学历大专以上、2-3年的医学相关工作经验,并提供3个月内的体检证明。”卢定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陪诊过程中,他发现患者及其家属对陪诊员的专业性要求很高,“想从我们这得到相对专业的医疗服务,例如基本了解各个医院、医生的专长,各种病情的治疗注意事项,陪诊时将病情快速准确地向医生描述清楚,再将医嘱和治疗方案反馈给家属”。

蒋丹及其团队成员有着相应的医院工作经验,她也认为职业陪诊员的门槛并不低。在她看来,病患及其家属除了想知道医院附近哪个酒店性价比高,哪里吃饭、停车方便外,也更想了解就诊前后的注意事项,“例如癌症有很多种,我们每次都会进行案例复盘,把各类癌症病情整理汇总;再如一些年轻人做无痛胃肠镜,我们得提前了解麻醉治疗前后的就医流程及若出现恶心、呕吐、眩晕时,应如何照顾。”

“看着简单,几小时就能挣个几百元,好像人人都能陪诊,但我手把手教了半年才真正带出一个能直接上手的徒弟。职业陪诊员是服务行业中的一种,没有一套专业化的服务流程是不长久的。”郑刚坦言做陪诊员以来,他和团队成员还是入不敷出,“有些个人陪诊员为了流量,制作几个短视频,做一阵子陪诊就开始带货了,这对消费者是不负责任的,也不利于行业发展”。

对此,BOSS直聘资深职位分析师单恭认为,陪诊员是一项专业性很高的工作,陪诊员需要掌握一定医学急救知识、心理学知识。他认为,像何依妍这样的三甲医院医生、护士等专业人士加入,既能发挥医学专业优势,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填补目前职业陪诊员的“专业”缺失。

职业准入门槛尚不明确

“陪诊需求就像打车需求一样,是长期存在的,我们创业团队是要打造一款像头部的打车软件App一样的互联网产品。”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卢定也发现陪诊行业存在诸多不规范现象,“全国各地陪诊员逐渐多了起来,单我们一家在全国已有近1000名兼职陪诊员。但还没有出现一个行业标杆,对陪诊员岗前培训、执业管理也没有统一标准”。

“我们咨询了相关律师后,制定了风险告知书,在用户下单时供其查阅。为了规避风险,我们不提供接送患者服务,要求家属提供两位紧急联系人电话和身份信息,重症及70岁以上老人要求必须家属陪同。”蒋丹认为,陪诊若发展为一个行业,必须建立一套专业化、规范化的服务流程,可以参考护工执业的发展模式,最终与医院形成共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陪诊员管理规范缺失外,在陪诊过程中若患者发生意外,风险责任划分也不明确。一些陪诊员提供代问诊服务时,患者需将身份证等资料邮寄给陪诊员,患者病情信息保密、身份证资料不作他用等,基本靠陪诊员的个人道德约束。此外,一些年轻人盲目加入陪诊行业也易滋生恶性竞争,甚至过去的号贩子、医托等,也可能换上陪诊员的马甲,利用自身优势获取不当利益。

“陪诊服务收费是依据各地的收入水平而定的,一些陪诊员故意打价格战,扰乱行情。还有一些陪诊员承诺可帮患者挂专家号,或‘走后门’提前预约手术等。”李彩万告诉记者,希望未来能有一个专门的接单、派单陪诊平台,“陪诊员无须自己做推广,这样可以有更多时间专注于如何提升服务力。”

对此,单恭表示新事物发展初期由于缺乏行业制度规范和准入标准,难免会造成一段时间内从业者鱼龙混杂。他认为,职业陪诊员的任职标准、收费标准、服务标准、监管部门等基础问题需尽快解决,“只有市场发展、政策引导‘两只手’推动陪诊员规范化发展,才能更好发挥其社会价值”。

记者注意到,《“十四五”公共服务规划》将普惠性非基本公共服务也纳入规划,提出要实现付费可享有、价格可承受、质量有保障、安全有监管。不少陪诊员接受采访时都表示,期待融合医疗和服务的职业陪诊行业,能被划为非基本公共服务行列,更加规范化、专业化发展。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姗姗 来源:中国青年报

  • 皇冠管理端登3手机(www.hg9988.vip) @回复Ta

    2022-04-09 00:05:40 

    “开设文档的初衷只是想要简简单单地把人与人联结在一起,希望朋友们有一个不受干扰的分享交流平台、一个学生内部的、情感和精神‘栖息地’,帮助大家缓解疫情防控期间的焦虑。看到它,让我们会想到‘哦,我们还有浪漫,我们还有爱’。我相信,人文情怀与爱会击败疫情带来的短暂分离。”共享文档创建者、华理化工学院杨佳宁同学说。人有多少啊

发布评论